• <xmp id="0yagk"><nav id="0yagk"></nav>
    <menu id="0yagk"><menu id="0yagk"></menu></menu>
    芥末堆芥末堆

   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

    作者:左希 發布時間:

   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

    作者:左希 發布時間:

    摘要:可能最終,我們什么也改變不了。只要不被這個世界改變,我便心滿意足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1015144705.jpg

    圖源:《盜鑰匙的方法》

    10月15日,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,上一個這么大的日子是兩年前。

    “二茶”是芥末堆推出的一則小欄目,留給教育從業者來這里吐吐槽,聊聊身邊發生過的奇葩事、糟心事,自我寬慰的同時也寬慰寬慰別人?!岸琛笨梢杂卸嘀匾馑?,一指二窨茶,茶葉在相對密閉的環境下發酵和蒸熱;再來寓意二人品飲對談,漫天卷地的聊聊二手故事。最重要的是,如人飲茶,甘苦自知。

    今天來閑聊的是芥末堆的老朋友,老辣的教培自媒體寫手,一直自謙是坐在路邊鼓掌的八月哥。

    本期茶友

    八月哥:教培江湖主筆,寫過80萬+爆文,跑過三個馬拉松

    左希:芥末堆鎮店記者,年對話教培創業者過百人

    左希:歡迎芥末堆的老朋友,八月哥。也許我們應該在八月邀請您,才對的起您的諢名,比預期晚了兩個月。

    八月哥:不晚。剛剛好。十月對于教培圈而言,凈是大事兒。

    左希:所以我就單刀直入了。10月15號是一個被同行同業反復提及的節點,這有點像新年的鐘聲終于敲響,秒針還是走到了最后一格。

    八月哥:是的,時代永遠會滾滾向前。個人努力與時代大浪相比,有時候不值一提。不管你承不承認,因為教培,很多人的命運因此而改寫。 

    左希:聊幾句您的看法唄。

    八月哥:如果把兩年前的7月24號比喻成一個開頭,2023年的10月15日就算作一個結尾。一個頭,一個尾,我很慶幸,自己撐過來了。教培江湖還在,行業還在。盡管,很多朋友離開了。

    左希:說來難免傷感。

    八月哥:是有點落寞。見證了三年風雨,我們都成長了,不是嗎?此刻,我最想和教培圈的同行說的一句話,請放低姿態,驕傲地活下去。

    左希:我也發現一些從業者從起心動念到有所行動,更多人選擇繼續觀望。不管情不情愿,鐘表的秒針還是劃到了。作為從業者,該做何選擇?

    八月哥:大家的動態不能用一句兩句概括。中國太大,肯定會有偏差,而這些偏差,甚至疏漏里,就會有故事發生。

    我們打個比方,近期業內討論比較熱的,高中屬于射程之內嗎?事實上,各地參照執行情況各異,有的地方有行動,有通報,不允許。但在大部分地區,尤其一些南方城市,則明確表示在沒有明確表態一刀切之前,會暫時專注于看K9階段的治理。

    所以,我們看到的,都只能代表某一些地區。整體上來講,學科培訓沒有增量,存量市場只有那么多白名單機構。說來說去,眼下能做的是,在一定規則下,一定時間范圍、管轄范圍內,做好自己擅長且能做的事。懂得自然懂。

    左希:還是要多去面對實際問題。

    八月哥:我有一個朋友,2002年開始做家教,2005年升級做機構,在行業最火熱的日子里,都卡中了點,一路從小做到大。他和我說,最近前所未有的清閑,偶爾午睡醒來,會覺得周圍一切是假的,特別不真實。自己明明身無長技,只會講課,收入竟然還勉強說的過去,好歹保有一方事業。他最近最常做的事是感慨老天待人不薄。所以,面對一些調整變化,請安然接受時代的“饋贈”。

    左希:心存感恩,努力向前吧。不然呢?

    近兩年來,教培江湖翻天覆地,酸甜苦辣,可謂人間百態。八月哥今天給我們帶來哪些故事???

    八月哥:我說幾件小事吧。

    去年6月份,轉型直播帶貨的東方甄選突然爆火,董宇輝的小作文刷屏網絡,幾乎是全體教培圈為之感動,紛紛下單。當時有一名群友在群里說,我們下的是單嗎?我們按下的是對教培的七分留念、三分不舍。小董同學在直播間當場就哭了,說希望有一天,等我們足夠強大了,你們還能回來。

    當晚,幾十萬教培同業者潸然落淚。毫無疑問的,這是一個“共同的時刻”,是一個行業百萬之眾的共鳴。它戳中了人們共同擁有的淚點,那些親手裁員、關店,送走伙伴的刻骨之疼。還沒有哪個瞬間,能讓我每每回憶起來,都會瞬間酸楚。

    左希:報以一聲長嘆。有點過分凄苦了,不太像八月哥的風格。

    八月哥:那我再講一個溫暖的故事。

    今年我去了一趟荊門,去參觀一間英語培訓班,創始人是一位干了二十多年教培的老教師。我去參觀了他最早的起始校區。機構是在車棚里搭建起來的,還保留著原貌,破舊的凳子、椅子,黑板上的粉筆字都沒擦掉,板書和打印出來的一樣規整。老先生帶我一家家參觀他的校區,如數家珍。眼下這些機構都轉成了非營利機構,樸實無華,卻也干干凈凈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1015144712.jpg

    如印刷體般整齊的板書

    在一些沒有通高鐵的小城市里,這樣的培訓班深得口碑。在這些地方,你看不到市場、招生、巨頭、資本的痕跡。300塊一個月,先學后付,隨時可以退,二十年不漲價。

    左希:有些被觸動到了。

    八月哥:老先生說,教育絕不能暴利。這句話,深深的印刻在我腦海里,以至于,每當我想要談教育的本真,就會想到那一排排齊齊整整的板書。

    左希:那面板書說明了一切。

    八月哥:我再講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。我認識的一位教培老師最近轉行做起了咖啡館。

    她最初的一大批顧客就是她曾經的學生家長。那些家長紛紛來充值。請注意,這個充值不是說明里充值咖啡,暗地里做隱形培訓。她開的是一家正規的咖啡館,只賣咖啡的咖啡館。

    這個行業內,這樣的老師還有很多。每個人往前轉行的一小步,就是這個群體的一大步。我說的那位老師是一個熱愛生活、喜歡咖啡、熱衷精致美學的女孩子,她讓我看見了教培人的另一面可能性。除了教書育人,默默耕耘,我們還可以很美的去生活。

    做教培的過程里,她贏得了家長的信賴,他們自發的跑過來表達支持,成為咖啡館的首批種子用戶。后來,她們家咖啡館因為用心經營,做到了當地第一。

    左希:很勵志啊。

    八月哥:我一直覺得,世界上最難的事情是讀好書,其次是教好書。教培人能把機構搞好,只要想去做其他行業,尤其準入門檻相對低的行業,是在做降維打擊。這樣說有點自賣自夸,但我的確看到了很多成功的案例:有開燒烤店、奶茶店、近視防護店的,也有轉行做教育規劃師、心理咨詢師、高報師的。你會突然發現,周圍優秀的教培人很多,優秀的人做什么都可以很快入門。

    當然,也有很多人選擇留在了這個行業。哪怕這是一個只有減量、沒有增量的行業,也依然有一大群熱愛教育、熱愛課堂的老師留了下來。

    左希:兩年來留下的,應該可以說是真愛了。

    八月哥:資本沒有感情,所以早已遁形,人卻不同。最后講一句,教育可以改變一個孩子的命運,校外培訓也一樣,我們同屬于教育的一部分,去改變一個孩子的命運,就可能改變了一個家庭的命運;改變了一個家庭的命運,就可能改變一個家族的命運,進而改變幾代人的命運。改變多了,最終會改變潮水的走向。

    當然,悲觀一點兒說,可能最終,我們什么也改變不了。只要不被這個世界改變,我便心滿意足。

    左希:萬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透進來的地方?!岸琛钡诙?,與萬千教培人共勉。感謝八月哥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1、本文是 芥末堆網原創文章,轉載可點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,未經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,違者必究;
    2、芥末堆不接受通過公關費、車馬費等任何形式發布失實文章,只呈現有價值的內容給讀者;
    3、如果你也從事教育,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,請您 填寫信息告訴我們。
    來源: 芥末堆
    芥末堆商務合作:010-5726 9867
    •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分享二維碼
    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麻豆_999国内精品永久免费观看_亚洲欧美日韩中文久久自慰_国产 日韩 欧美 精品 大秀 另类
  • <xmp id="0yagk"><nav id="0yagk"></nav>
    <menu id="0yagk"><menu id="0yagk"></menu></menu>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